ˇPilrain_徘雨

是一张斗天武神和麒麟之女的草稿(「・ω・)「
应该会把他们画完的吧(小声

闲来无事的摸鱼(。。。
是一只新官设的布布小可爱(◎`・ω・´)人(´・ω・`*)

深夜话题:论斗神大人的偏心程度(。
这么差别对待真的好吗2333

是新pv里的文乃姐姐!
不过回忆追加真的是越听越难受的曲子呜……
至于那几个莫名出现的立牌……其实原本是想画课桌的结果自己犯蠢弄错了方向也懒得改了(什么

是下周出的葬莲小哥哥的皮肤√
一看就是有故事的精灵(不对x
不过被我画出了一种阿克的感觉哈哈哈哈😂(x

「天羽之念。」

(PS:短篇,凡尔斯中心,永夜纪年故事衍生)

        云端之城,正如它的名字一般矗于云颠,浮现于重云之间,并无意地将云朵作为隐藏真身的幕帘,俯瞰着星球的众生万物。

       这里成为了所有飞行系精灵的乐土,他们齐聚于此,在更高处振翅盘飞,宁静的云端之城增添了几分活跃的生命力,与飞行系精灵向往自由不羁的性格特征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   在这座城池中,隐藏着一处鲜为人知的僻静之处——浮空山脊。这是飞行系精灵们鲜有踏足的地方,只有一只挥动白色羽翼的鹰形精灵在云层中穿梭自如,享受着自由与速度的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 曾经叱咤风云、笑傲巅峰的飞行系精灵王凡尔斯,正是在此地闭关修炼。那只翱翔天际的鹰形精灵,则是与凡尔斯并肩作战的守护精灵弗雷尔。

        与黑暗议会的斗争结束后,由于发现了浮空山脊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,凡尔斯选择将这里作为暂时的修炼之所,静静等待下一次大显身手的机会——虽然,可以说他早已持有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,当他前脚刚踏出浮空山脊之时,脑海里总会闪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。这个身影与他在星际间对峙交战的场景,瞬间使凡尔斯心生虚空之感,索性缓缓退后,转身折返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身形移动得如此之快,没有留下一抹残影,似乎他从未在浮空山脊的出口出现,只有从他身上无声飘落的白色羽翼留下了曾在此暂留的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犹豫什么,也完全不清楚心中的虚空感到底从何而来。以他原来直爽干脆的固有印象,如果这样繁杂的心理被其他的精灵王伙伴知晓,他们会怎样评价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什么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 轻嘲了一声,城门关闭的声音响彻整个浮空山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凡尔斯,快起来!我们之间的决斗还没有结束!”

        迷蒙无边的梦中,凡尔斯突然听到一阵豪放爽快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。当他睁开双眼,惊见一道从黑色巨镰散出的刀光已经近在眼前,而站在凡尔斯面前的,则是一个背着黑紫色魔翅的类人形精灵,他紧握着手中的巨镰,似乎并没有放过凡尔斯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哟,千夜,不是公平对决吗?你这样趁我不备偷袭,我可瞧不起你。”整理片刻,凡尔斯颇具意味地冷笑着,随手扔开了面前的巨镰,快速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公平对决?凡尔斯,我只会和你身后的羽翼进行公平对决,你这小矮子的身形反倒有些碍事。因此偷袭你,我反而没什么愧疚感。”面前的千夜死神自然没有放过嘲讽凡尔斯的机会,他的魔翅随着心情变化快速地挥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真是个怪人,千夜。按你的说法,若真把我的翅膀给了你,你反倒会更慢。”凡尔斯也不甘示弱,“毕竟,这对羽翼是我这个矮子的。你说我碍事,它们自然会跟着一起碍你的事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凡尔斯的一番话竟让千夜死神无言以对。意识到一味嘴炮并不是凡尔斯的对手,他直接放弃口头争执,奋力将巨镰举起,黑色的能量开始在他的身旁汇集起来:“哈哈哈!说不过你我认了,既然如此,现在就来决一胜负吧,凡尔斯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正合我意!你那把镰刀也该发挥些除杂草以外的效用了!”

        纯粹的黑暗之力与自由的以太之息碰撞,在宇宙中迸发出的能量火花,成为了凡尔斯一生中见过的最为壮丽的画面。而这对宿敌兵刃相接,互不相让的身影,也飒然湮没在火花耀眼的光芒中。

        在宇宙深处沉睡许久的他,因一次战争与千夜死神相识,虽说两人并未到同归于尽的地步,但他们显然同如今的雷伊与盖亚一样,已经被命运安排为宿命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 自己的强大实力无从施展,因此与千夜死神的宿命对决自然也成了凡尔斯的一大乐事——即使千夜死神从未得到过凡尔斯的羽毛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梦中的战斗画面使他逐渐想起了过去的一切,待能量的光芒散尽,凡尔斯才缓缓撑开眼帘。霞光透过窗棂映在他的羽毛上,流出几丝柔和的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 意识的混沌感渐渐消失,他缓缓起身,下意识地往窗外看去,竟发现一只蓝色的鹰形精灵正无声地伏在窗边,似乎在与晨光一同等待着它的伙伴苏醒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弗雷尔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早上好啊,凡尔斯,睡得好吗?”弗雷尔熟络而兴奋地对凡尔斯打了声招呼,随后快速飞到了凡尔斯的身边,“最近你的力量又达到了新的境界,兴许今天就可以突破力量极限,完成超进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点我很清楚,还是谢谢你的祝福,弗雷尔。”凡尔斯会心一笑,“不过我认为,现在还不是突破的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到时机?怎么说?”弗雷尔疑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也不能说是没到时机……”猜测性的回应使凡尔斯露出少有的怀疑神情,“虽说力量方面达到了我想要的境界,但是这段时间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训练进程明明很顺利啊,凡尔斯。”弗雷尔思考着回答,“也许是经历的实战太少?毕竟你很久没有和外界的精灵有过接触了。”

       也许这能成为一个原因……但丝毫没有茅塞顿开的感觉?

         “外面那些精灵的实力总体居于下游,我也不能欺负他们。再说,那家伙已经消失很久了,但我也没找到什么像样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那家伙?”弗雷尔将这三个字犹豫地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必要怀疑,弗雷尔。我说的,正是千夜死神那个家伙。”说着,凡尔斯甩开双手,显出无奈的样子,似乎也说明他正是有意提及。

       “原来如此……你们两作为宿敌对峙了这么久,觉得空虚也正常。”弗雷尔理解地拍了拍翅膀,“要不,我来帮你回味一下当初战斗的感觉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必,我太了解你的战斗方式了。”凡尔斯婉拒道,“弗雷尔,你先出去吧,我想将自身的力量再调整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 意识到凡尔斯仍在在意些什么,弗雷尔也不再多问,轻轻扑扇着翅膀飞出了窗外。而在弗雷尔离开后,凡尔斯也和之前说的话一样,提升起自己身上的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 光影之息与以太之息在他的能量之中融合交汇,能量涌动的畅快感在凡尔斯的身体各处流动——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,战斗这件事,貌似自那场决战结束之后,就再也没经历过,以至于现在,他竟然对战斗的感觉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至于梦境的画面,凡尔斯已经不知道自己梦见过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    梦中的战斗真实得连凡尔斯都不敢相信,他明显能感受到能量的逸散,与千夜死神的斗嘴也让他找回了几分过去的感觉。只是这一天何时会再次到来,已经随着千夜死神的消失成为了未知数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他真的死了吗?

        凡尔斯在内心突然这样问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长久的空虚感,竟开始使他怀疑现实的真实性。他之前也从未像今天一样,如此频繁地念叨着那位消失已久的“老朋友”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不。与其说,这是自己感叹千夜死神陨落得太快,倒不如说,是自己怀念以前拥有宿敌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 即使身边的精灵王伙伴有很多,但心性孤独的他更愿意拥有独一无二的存在,那便是一生的宿敌。而凡尔斯的一生宿敌,正是千夜死神,也只有千夜死神才有资格成为这位孤高强者的宿敌。

        若不是双方的立场不同,兴许这样的宿敌关系,完全可以保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……

        是啊……自己太久未和他一战了!

        凡尔斯不自觉地握紧拳头,似乎在下一秒,他蓄积已久的强大力量就要随着以太之息喷薄而出。显然这股力量也和它的主人一样,想念那个昔日的老对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就在这时,已经离开的弗雷尔再度从窗外飞了进来,他稳稳地停在凡尔斯面前,面露喜色,而他的传话也正好符合他的心情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凡尔斯!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好消息?”凡尔斯将涌动的能量收了回来,有些讶异地反问。自圣灵与混沌的战争打响之后,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好消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斯嘉丽和艾恩斯!他们来到云端之城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是他们?……宇宙大难当头的时刻竟会来到这里,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。”凡尔斯暗想着,从原地起身,“弗雷尔,带我去见他们!”

       在前往浮空山脊的路上,艾恩斯与斯嘉丽停了下来。当他们刚踏入云端之城并意外发现了弗雷尔的踪迹后,他们确定凡尔斯一定在这里,而弗雷尔也并不打算隐藏凡尔斯的行踪,而是让艾恩斯和斯嘉丽稍等片刻,自己则进入山脊深处转告凡尔斯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凡尔斯真的会出来见我们吗?自从上次的战争结束后,他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。”轻抚着自己的金色长发,斯嘉丽提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放心吧,斯嘉丽。我相信,凡尔斯不会对宇宙的危亡坐视不管。”一旁的艾恩斯全然没有担心的意思,“那家伙虽然独来独往,但他的正义感却丝毫不差。你就别想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艾恩斯和斯嘉丽同时感受到了空气的快速流动,艾恩斯淡淡一笑,指了指远方稍有些变化的云层道:“看,这不是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只是毫秒工夫,凡尔斯身披羽翼的身影就簌地闪现在两人的面前。出于精灵王之间的默契,三人见面便一笑会意,完全不需要语言的修饰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了,凡尔斯!”斯嘉丽笑着向凡尔斯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!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你的速度又快了不少!”艾恩斯也同样为凡尔斯的变化感到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!修炼不就是砥砺自我的过程嘛,看到你们俩能有现在的突破,我也很高兴啊!”注意到两人外貌的变化,凡尔斯同样欣喜,“不过,你们这回来找我,应该不是来赞美我们的突破这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愧是你,凡尔斯。确实,我们是有事相求。”斯嘉丽稍作缓冲,随后道,“目前的宇宙局势,相信你也已经从弗雷尔那里了解了一些。所以我和艾恩斯希望你能出关,帮助圣灵联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如此……你们来的正是时候。”思考了片刻,凡尔斯平静地说道,“我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新的境界,随时可以帮助你们。只是,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艾恩斯与斯嘉丽,将会继续前往其他星系的战场作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艾恩斯和斯嘉丽开口,平静的天空突然回荡起一阵浑厚有力的声音。三人闻声抬头望去,惊见一道身披华服的金色身影降临在山脊之上,似真神降世一般,而其独有的神灵气息,很快让三人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    “谱尼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 三人异口同声,他们的神情难掩惊异。而凡尔斯也深刻地意识到,谱尼的分身突然降临此地,这完全可以说明,宇宙的局势迫在眉睫!

        “正如斯嘉丽之前所说,凡尔斯,圣灵联军需要你的帮助!”谱尼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    “宇宙有难,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!精灵王的存在,本身就是为了维护和平!”不容一丝顾虑,凡尔斯有力的誓言响彻浮空山脊,“既然如此,那我先行一步!若是有什么情况,就随时通过精灵意念联系吧!”

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凡尔斯驾驭着身上的以太之羽,未等三人反应过来,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在浮空山脊的空气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“唉……凡尔斯这家伙,还真是不会冷静行事。”意识到凡尔斯的踪迹仍旧难以捕捉,斯嘉丽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 “飞行系的精灵一贯是行动派,更何况精灵王自己?凡尔斯这样直截了当,显然是有他自己的打算。”艾恩斯十分理解地说道,“既然凡尔斯同意了,那我们此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,二位既然事已完成,就尽快奔往战场协助其他的联军成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!”

       在赶往战场的途中,凡尔斯的神色愈显凝重。自离开朱雀与麒麟,了解到妖族与混沌教派合作并大举进攻的消息后,他就以更快的速度奔赴星系战场。

       他知道,如果他再晚到一步,就会有更多无辜的精灵葬生于黑暗势力的魔爪之下……

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,凡尔斯已经来到了星系战场。感受着身旁凌冽的寒风,眼前的一切,竟给了凡尔斯些许陌生感。他能看到的,只是死寂荒凉的画面,难以找到任何生命的迹象;他能听到的,也不再是精灵们的欢声笑语,而是充斥着被绝望与黑暗支配的悲恸与哀嚎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救命!谁来救救我们……!”

       “宇宙……宇宙要被混沌的力量所吞噬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!可悲的生命,都臣服于混沌吧!”

       痛哭、嚎叫、咆哮、狂笑。不同的声音,竟有同样的尖锐。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为什么昔日美好的一切,都要消弭在毁灭与暴力之中!?”凡尔斯仍旧不敢相信,才将近一年的时间,索伦森的混沌教派竟已膨胀到如此盛大的地步!

       这场史无前例的宇宙秩序之战,任何精灵都别无选择。而面对唯一的两种选择,心向光明的精灵大多选择加入圣灵联军,守护濒临礼崩乐坏的宇宙秩序;投身黑暗的精灵毫不犹豫地加入混沌教派,在混沌之力的诱使下誓死效忠索伦森。

       凡尔斯必定属于前者——自他选择与黑暗议会对峙的那一刻,他的方向已经不能改变……或者说,身为精灵王,他本来就是光明势力的代行者,理应肩负守护宇宙和平的重任。

       千夜死神是自己唯一的宿敌,也是试图搅乱宇宙秩序的邪恶之辈。他的突然消失,虽让凡尔斯难以释怀,但也是正义一方守护宇宙的应有做法,他也只能选择接受。

       内心想要寻求一战的愿望,已经越来越强烈……既然那个号称不死不灭的家伙还没有回来,那么在此刻,蓄积已久的能量,就注定将为宇宙的正义与和平而战!

       在繁复交汇的光影与以太之息中,凡尔斯完成了自己的突破。他的实力变得更强,原先尚有些混沌的羽翼蜕变为绽放圣光的圣洁之翼,更为成熟的躯体无形中加深着与身后巨大羽翼的联系。他的翅膀只是轻轻一挥,竟能瞬间激起空气的剧烈流动!

       “太好了!凡尔斯,你终于完成了突破!”目睹凡尔斯的变化,身后的弗雷尔仍不忘送出对伙伴的祝贺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也是,弗雷尔!”凡尔斯简单地回应道,“不过,现在不是庆贺的时候!待我亲手了结索伦森,再庆祝我们的突破也不迟!”

       “好!凡尔斯,这可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举起手中的法杖,凡尔斯的金色羽翼加快了挥动的频率,在宇宙中掀起接连不断的强风。他的身影化为一道纯白色的光芒,转瞬之间,划破了被黑夜笼罩的无垠宇宙…… 

        “黑暗,只是短暂的一瞬;光明,才是永恒的存在!”

       等到宇宙秩序重新回到正轨的时候,我再赌上自己身上的天羽,与你一决高下吧,千夜……只希望,在那个时候,你已经获得重生。

       这是凡尔斯投入宇宙战争前,对自己与宿敌的最后一丝念想。

——Fin.——

是下周页游更新的希亚姐✧٩(ˊωˋ*)و✧
水平有限就没有把脚和法杖画出来了😂😂 ​​​

是这周五页游更新的噬梦之灵√
时间关系就不涂色了,只是深夜兴起想画一下√

我又来拉低赛tag的平均水平了233_φ(・ω・` )
是一只稍微有些修改的雷√

明天出成绩之前的蜜汁狂欢(。
是页游下周即将出现的真•常长老√
表示十分期待下周的剧情√
不过……现实配色真的太难找了只能涂成这么花哨的样子请见谅(´д⊂)……